外汇阁首页 > 交易产品 > 外汇 > 炒外汇

长安新能源4年累亏46亿一度资不抵债

2022-07-04    分类:外汇    阅读:40

原材料涨价之下,又一个物美价廉的新能源汽车品牌暂停接单。

近日,长安新能源发布公告宣布,于7月1日起暂停奔奔E-Star车型订单收取。

2021年,长安汽车(000625.SZ)自主品牌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为7.65万辆,其中有99.9%由奔奔E-Star提供。2022年1-5月,奔奔E-Star的累计销量达到41351辆,在微型车销量排名为第3位,可见其重要性和火爆程度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曾发布“用亏损换市场”的观点。长安新能源成立近4年来,营业收入累计达116.81亿元,净利润亏损46.59亿元。

而且,2021年,长安新能源总资产达79亿元,净资产为-6.37亿元,这表明该公司已资不抵债。

2022年1月,长安新能源宣布完成B轮融资,融资金额约为49.77亿元,公司或许摆脱了资不抵债。

朱华荣表示,“2022年起,长安汽车会推出三个电动车专用平台的产品,经济效益、商业盈利模式会迅速改变”。

这很可能是奔奔E-Star暂停收订的原因,而且长安汽车已明确,今后依然要靠融资和IPO为长安新能源“输血”。

奔奔E-Star“亏不起”暂停收订

“未来3-5年将有80%的中国燃油车品牌关停并转。”“未来80%的自主品牌要死掉,90%的造车新势力要玩完。在行业里,我们看到,其实前5名以后都很难了。”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喜欢为汽车行业“把脉”。

然而,未来还未到来,长安新能源自己踩了“刹车”。

6月30日凌晨,长安新能源发布《长安新能源奔奔E-Star车型暂停收订的公告》,宣布将于7月1日起暂停奔奔E-Star车型订单收取。

长安新能源表示,奔奔E-Star自上市以来,受到广大用户朋友们的青睐与认可,长安新能源深表感谢。但受上游原材料短缺的影响及整车和零部件产能限制,导致该车型交付周期较长。

公告称,为更好地服务已下订用户,避免给新下订用户造成较长的交付等待,现定于2022年7月1日00:00起,暂停奔奔E-Star车型订单收取。长安新能源表示:“给各位客户带来不便,我们深表歉意。”

此外,长安新能源指出,对于在此之前已通过官方指定渠道下订的用户,其将全力以赴生产,确保已订车用户尽快提车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并非奔奔E-Star第一次暂停收订。

早在2021年年末,长安新能源就曾暂停收订E-Star部分车型和E-Rock车型的订单。2022年4月,长安新能源曾暂停收取奔奔E-Star国民版车型订单。而暂停收取的原因均为原材料短缺导致订单积压,产能不足问题。

此前,长安奔奔E-Star还陷交付风波,有准车主反映,其订购的车发了近3个月仍在“发运中”。

据悉,奔奔E-Star定位微型电动车,是长安新能源最为畅销的新能源车型。长安奔奔E-Star最早于2020年4月13日上市,其中国民版上线于2021年1月15日。

长安奔奔E-Star定位微型车,拥有9款车型,入门版本的车型价格仅为2.98万元,但却能够提供150km续航以及五门五座的布局。

据乘联会数据显示,2021年,长安汽车自主品牌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为7.65万辆,其中有99.9%由微小型代步车奔奔E-Star所提供。

最新销量显示,2022年5月,奔奔E-Star销量为8485辆,环比增长26.79%,在长安汽车销量中占比12.84%;1-5月,奔奔E-Star的累计销量达到41351辆,在微型车销量排名为第3位。

朱华荣曾表示,到2025年,长安汽车总销量达到400万辆,其中新能源销量达105万辆,占比达35%。

随着奔奔E-Star车型暂停收订,这一计划已遇到到阻力。

今年2月,欧拉CEO董玉东曾在欧拉黑猫、白猫停止接单的座谈会上表示,成本的上涨导致利润大幅降低,甚至出现亏损的情况,加之补贴退坡,芯片短缺等因素,亏损程度超过预期。

欧拉品牌CEO董玉东表示,“虽然欧拉品牌在产业链上具有优势,但依然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亏损。以黑猫为例,在2022年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后,单只黑猫的亏损将超过万元。”

有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,奔奔E-Star车型暂停收订与欧拉如出一辙,原料短缺和产能限制只是表象,更多的原因是“亏不起”。

近4年累计营收116亿亏损46亿

“其实传统车企很焦虑,即使高层想拼命转型,也因惯性阻力很大,难以开展。但不转不行,因为这是唯一出路。”面对新能源汽车时代的到来,朱华荣表示。

2017年,长安汽车提出了面向新能源汽车的“香格里拉计划”,明确宣布将在2025年全面停售燃油汽车,并宣称投向新能源汽车的资金将达1000亿元。2018年,朱华荣又提出了相当于升级版的“北斗天枢”计划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2018年5月,长安新能源成立,这是一家兼有整车、研发、生产、加工、销售、咨询、汽车租赁及充电业务的全产业链新能源汽车企业。

2019年11月,长安新能源首轮融资完成,成功引入长新股权基金、两江基金、南方工业基金、南京润科产投等4家战略投资者,增资28.4亿元,成为第一家实现混改的汽车央企,长安汽车放弃增资的优先认购权。

长安汽车表示,该增资旨在加速“香格里拉计划”的布局落地实施,实现公司长远发展目标的需要。增资完成后,公司持有的长安新能源的股权比例由100%下降为48.9546%,丧失新能源科技公司的控制权,预计对合并报表产生的影响为增加净利润22.91亿元。

朱华荣认为,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新能源车的商业模式不成立,用户痛点多,企业卖一辆亏一辆。因而此前长安汽车投放的新能源产品,更多的是为了应对“双积分”政策,在有限的亏损当中获得一定的销量。“2022年起,长安汽车会推出三个电动车专用平台的产品,经济效益、商业盈利模式会迅速改变。”

正如朱华荣所言,长安新能源的确做到了用“亏损换市场”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2018年,长安新能源成立当年营业收入达8306万元,净利润亏损2.44亿元。

2019年,长安新能源营业收入大幅增长至38.18亿元,但亏损金额也增至4.81亿元。

2020年疫情之下,长安新能源营业收入大幅下滑至21.48亿元,净利润亏损却未收窄,达11.62亿元。

2021年,长安新能源营业收入回暖达56.32亿元,净利润亏损加剧至27.72亿元。

在2021年的年报中,长安汽车表示,长安新能源因新能源补贴退坡、销售资源投入加大等原因,导致净利润降低。

综合来看,长安新能源成立近4年来,营业收入累计达116.81亿元,净利润亏损46.59亿元。

需要关注的是,2021年,长安新能源总资产达79亿元,净资产为-6.37亿元,这表明该公司已资不抵债。

2022年1月24日,长安新能源宣布完成B轮融资,融资金额约为49.77亿元。相比2021年初计划融资30亿元,超额完成近20亿元。

其中,长安汽车增资13.6亿元,主要增资方还包括南方工业资管、交银裕博一号、承元基金以及芜湖信石信鸿。增资完成后,长安汽车持有长安新能源股份比例由48.95%稀释至40.66%,不过仍为最大股东。

此轮增资后,长安新能源净资产大概率实现转正,但又能维持多久呢?

长安汽车官方表示,完成本轮融资后,长安新能源计划于2025年前后完成公开上市。不过,不排除在IPO前,长安新能源将根据发展需要继续开展下一轮融资。

回到顶部
在线客服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