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汇阁首页 > 交易产品 > 外汇 > 炒外汇

风暴席卷全球 外汇、股债、黄金全线暴跌

2022-09-05    分类:外汇    阅读:24

面临40年来最高通胀,美联储频频放鹰,加息周期大超预期,全球金融市场陷入一片动荡。

汇率急剧动荡,美元走强创出20年来新高,日元兑美元跌至24年来低位;全球股债双双走熊,全球股市已经录得出金融危机以来最差表现,多个重要股指年内跌幅超20%;金价一度跌破1700美元关键支撑门槛。

美元走强背后是大力加息、抑制通胀的预期。华尔街对于未来一段时间内即将到来的“沃尔克时刻”已有充分预期。

鹰派加息预期带来市场惊慌

8月底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明确此轮加息周期力度,远超市场预期。近日,多位地方联储主席跟随持续放鹰: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表示,美联储需要在明年年初之前将利率提高到4%以上,然后保持在这一水平,才能将过高的通胀率降至美联储的目标水平。

他指出,过早宣布战胜通胀“猛兽”将是一个错误,这样很可能会回到上世纪70年代那种“走走停停”的阶段,那段时期家庭和企业所付出的代价非常大。

历史上,多位美联储主席都面临着降压通胀的艰巨任务,最知名莫过于上世纪80年代的沃尔克。他在美国通胀率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,即14.6%后,屡放鹰招。从1981年到1990年,他一举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至20%,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,直到1991年1月,美联储利率仍高达6.75%,以对抗持续的大通胀。

“汇率是相对比值”,哈佛大学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罗戈夫认为,有四个重要因素正在影响美元的走势。

首先,各国央行货币政策步调不一。尽管通胀同样高企,但欧洲央行的态度更为谨慎,因为欧洲更担心其脆弱的经济前景。日本和中国一样,迄今为止没有经历过明显的通货膨胀,但出于各种原因,日本央行短期内不太可能收紧货币政策,而中国与美国经济正处在不同周期,中国人民银行8月还在降息。

其次,地缘政治也是一个重要因素。俄乌冲突给欧洲带来更多风险,美国挑拨之下,日本表态要加强防务。无论经济衰退与否,欧洲和日本都将不得不大幅调整其国防能力,同时长期军费开支也会相应增加。

第三则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。由于日欧对中国的双边贸易增强,中国对欧洲和日本经济影响超过美国,并让日元、欧元受压。

最后,能源价格仍然高企,美国能源自给自足,而欧洲和日本仍是进口大国,这也有利于美元维持强势。

但罗戈夫教授认为美元强势的局面并不稳固。美国面临40年来最高通胀同时,还伴随着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贸易逆差。历史数据显示,1980年代中期和2000年代初美元大幅升值后,最终都大幅下跌。

日元兑美元汇率破140关口

日元兑美元汇率自今年3月位于115一线来开始“跌跌不休”。9月2日,日元贬至140关口上方,录得自1998年夏季以来的最低点。

除了美元走强外,还有多个原因促成日元持续下行:首先,日本长期面临通缩压力,即使欧美通胀当道,但日本7月物价增幅为2.4%,仅略高于2%的通胀目标,仍在可承受范围。

其次,在通胀尚可控等多因素下,日本央行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不变。

分析认为,短时期内看不到日元贬值趋势的扭转迹象,根源在于日本央行坚守宽松货币政策。只要货币政策没有扭转,即美联储没有降息,日本央行没有加息,日元就会持续走跌。

第三,全球能源涨价给日本也带来沉重负担。作为资源匮乏国,日本需要进口所有化石燃料,但原油及天然气价格飙升给其带来巨大压力,这意味着日本需要大量消耗外储购买能源。强势货币通常需要强大的贸易顺差作为后盾,但在过去12个月里,全球能源价格飙涨,日本贸易逆差已经达6万亿日元。

日元一直被市场参与者广泛视为避险资产,数据显示,2020年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美元兑日元汇率与MSCI世界股票基准的正相关性为0.35。这意味着,当股市下跌时,日元表现通常优于美元。但今年这一相关性变为零,这表明日元已经相当程度失去了避险资产属性。

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雪峰认为,日元作为避险货币的两个支撑,一个是低利率带来的套利交易,另一个是日本通胀长期稳定带来的低利率预期,都已不再牢靠。杨雪峰推断,日元汇率贬值仅仅是序幕,除非市场逼迫日本央行调整货币政策,或者日本通胀攀升促使日本央行转变货币政策。

全球股债齐跌 黄金下跌破位

自8月底鲍威尔发表鹰派演讲以来,全球所有资产类别都开始重新校准价值。

股债首当其冲。MSCI全球指数近一周大跌逾3%,今年已经下跌了19.59%,跌幅仅次于2008年,为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跌幅。年内全球多个股指下跌幅度已超20%:纳斯达克跌25.66%、MSCI欧洲跌23.84%、MSCI亚太跌20.07%、创业板跌23.77%、恒生科技指数跌26.93%。

EPFR Global数据显示,投资者快速撤出全球股票基金,截至8月31日当周的资金流出规模为年内第四大。

债券和货币市场的流动性恶化更严重和持久,加息将全球债券推入了近40年来的首个熊市。彭博全球债券综合总回报指数自2021年的峰值下跌超过20%,这是该指数自1990年设立以来出现的最大跌幅。

黄金虽然被视为通胀避险工具,但因为黄金本身不付息,加息会让美国国债和美元显得更具吸引力,美元强劲与美联储大幅升息的预期,也持续削弱黄金魅力,黄金连续五个月下跌。现货价一度跌破1700美元,为年内第二次跌破这一重要整数关口。根据最新的Kitco每周黄金调查,黄金仍在不稳定的位置徘徊,市场几乎没有看涨的信心,近期仍有可能再度跌破1700美元的支撑位。

加息预期在就业数据影响下,仍在不断调整。美国劳工统计局最新报告显示,美国8月非农就业人口增加31.5万人,增幅创去年12月以来最小。与此同时,失业率录得3.7%,高于预期和前值3.5%,时隔7个月首次上升。华尔街解读为,劳动力市场开始降温,美联储可能不必如预期激进加息。

但是,芝商所利率观察工具Fed Watch显示,市场预计美联储9月加息75基点的可能性为64%,这一预测仅略低于数据公布前的70%。美国前财长萨默斯表示,美国失业率最终可能要从8月的3.7%升至6%以上,才能让通胀率回落到2%的目标水平。

同时,美联储所掀起的加息潮正席卷全球:市场预计包括欧洲、加拿大、澳洲、智利及其它数个国家的央行会在一周内宣布加息。摩根大通资管全球市场策略师潘迪特认为,目前环境下,未来几个月都没有太多理由看多市场走势。

回到顶部
在线客服系统